冯二叔

佛系社交癌

墓畔诗人的出现并不奇怪。今天的博物馆,正是昨日的墓园。
2017-10-10

翻旧文,发现比起现在的咸鱼,之前的自己好tm有才哦!以及竟然流了这么多坑没填(逃……

2017-10-02

【voltron】调教黑骑士(lotorXshiro,pwp)第一章

把这个发出来,就算是给自己的生贺吧(虽然晚了一天)。

总之,吃我邪教吧!

文章内容见链接: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2195441/chapters/27690459

2017-09-27

【cube excape】在锈湖边 三

教堂在路的尽头,原先雕刻在墙壁上的浮雕被人为地凿了下来,留下形状扭曲的凿痕和黑魆魆的阴影。高耸的十字架插在钟楼上,被林间的雾气包裹着,不断变化着轮廓,就像一个在挣扎着的生命。我绕着教堂的墙壁继续走着,它荒废的正脸转了过来,露出了幽暗的门洞,嘴一般大张着,仿佛等待着吞噬掉新的祭品。

我感到这座灰蒙蒙的教堂对我有一种难以抗拒的吸引力,甚至在不知不觉间走了进去。

教堂内部早已朽坏,布道坛上落满了灰,曾经巍峨的圣坛遭到虫蛀而倒塌,精致的圣器掉落在地上被氧化着;刺骨的寒风顺着破碎的墙壁钻了进来,展示着大教堂时代的哥特风格的彩色玻璃松垮而又褪色,被吹得嘎嘎作响、猛烈地撞击着窗棱。

完好的只有墙壁...

2017-08-03

【cube escape】在锈湖边 二

下火车后,我包了一辆车,向布莱德湖驶去。司机是当地的一位伐木工人,偶尔会开车拉几个旅人补贴家用。他长着一双死鱼般鼓起且呆滞的双眼,看起来有六十多岁了,常年户外的风吹日晒使他显得格外苍老。路途中我们偶尔会聊上几句天,他得意地告诉我他在这一带生活四十来年,对这里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您知道锈湖吗?”我向他打听道,“那里是不是有一家疗养院?”

我话音刚落,他突然把车急刹住了,念念有词地自言自语:“什么疗养院?那种地方不可能有活着的人类。”继而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惶恐地张大眼睛,扭头面色惨白的看着我,劝说道,“那不是什么好地方,您可要离那远点。”

但无可抑制的好奇心让我无法做到就此放弃,我...

2017-08-02

【cube escape】在锈湖边 一

本篇涉及Case 21的部分剧透,还没有玩那一部的朋友请慎点。

序章见http://fengershu23333.lofter.com/post/1d03ec1f_10cb99b2


1971年,10月13号,凌晨。

我在睡梦中被上司的一通电话叫醒,说是去查一桩命案——这可以算是我侦探生涯中遇到过的最离奇的案子——与其说是命案,不如说它是一次灵异事件,我十分希望它的绝大部分经过都能被当作幻觉来解释。这桩案子在我的记忆里留下了异常牢固的印象,以至于在结案之后我都不能够释怀放手。

在我踏足案发现场的那一刻,我看见了女人的尸体,她被房间外面警车上红蓝色交替的灯光映照着,显得不太真实。一瞬间...

2017-08-01

【cube escape】在锈湖边 序

群里的接龙游戏,第十棒,群号621956185,欢迎一起来玩耍。

也是SLO11的无料,在那边发完了,就来这边放一下


去往斯洛文尼亚西北部阿尔卑斯山南麓的旅人要是在布莱德湖周边走岔了路,就会拐进一片名为锈湖的古怪水域。这一带看起来十分荒凉,野草、荆棘和灌木丛生,逐步侵占着本来就不宽阔的的道路;破败的教堂、日渐颓圮的家族别墅、毫不起眼的磨坊……这些建筑物零零落落地散布在湖边,鲜有人烟。

有时他们会在湖畔看见一位孤独而怪异的撑船老人,他永远穿着着笔挺的黑色礼服,一语不发地回视着他们。从没有人会鼓起勇气和他搭话,他们下意识地低下头继续赶路离开这里,就像面对着什么禁忌似的避免和老人扯上...

2017-08-01

【拔杯】锈湖往事(rusty lake AU) 1

一直想写的梗,写完这章就一直在纠结中,之前还和糖叔说好了每天1000自来着……

拔叔那种高深莫测的人格真的不好写啊……

总之,这次不要对蠢作者的坑品抱有希望了。

据说最近风声挺紧的,但愿不会有什么意外,啊随缘吧……


Chapitre 1 湖畔小屋

此时才不过是5点钟,威尔·格雷厄姆已经醒了。身体痉挛后弹起,他支起膝盖,把头埋了进去。汗湿的头发还散发着热气,而背上的汗早已凉透,把内衣的布料浸得湿乎乎的。

威尔揉了揉还在突突跳动着的太阳穴,从床头柜上摸索到眼镜戴上,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水壶没有被盖上盖子,敞了一夜,以至于壶里落满了灰尘,里面的水味道发苦,让人喝完以后嘴里...

2017-07-09
1 / 7

© 冯二叔 | Powered by LOFTER